檸檬,神秘之誤(物)

呂岱如

  • 檸檬,神秘之誤(物)|呂岱如|國藝會補助成果檔案庫
  • 檸檬,神秘之誤(物)|呂岱如|國藝會補助成果檔案庫
  • 檸檬,神秘之誤(物)|呂岱如|國藝會補助成果檔案庫
  • 檸檬,神秘之誤(物)|呂岱如|國藝會補助成果檔案庫
  • 檸檬,神秘之誤(物)|呂岱如|國藝會補助成果檔案庫
  • 檸檬,神秘之誤(物)|呂岱如|國藝會補助成果檔案庫
  • 檸檬,神秘之誤(物)|呂岱如|國藝會補助成果檔案庫
  • 檸檬,神秘之誤(物)|呂岱如|國藝會補助成果檔案庫
  • 檸檬,神秘之誤(物)|呂岱如|國藝會補助成果檔案庫
  • 檸檬,神秘之誤(物)|呂岱如|國藝會補助成果檔案庫
  • 檸檬,神秘之誤(物)|呂岱如|國藝會補助成果檔案庫
  • 檸檬,神秘之誤(物)|呂岱如|國藝會補助成果檔案庫
  • 檸檬,神秘之誤(物)|呂岱如|國藝會補助成果檔案庫
  • 檸檬,神秘之誤(物)|呂岱如|國藝會補助成果檔案庫
  • 檸檬,神秘之誤(物)|呂岱如|國藝會補助成果檔案庫
  • 檸檬,神秘之誤(物)|呂岱如|國藝會補助成果檔案庫
  • 檸檬,神秘之誤(物)|呂岱如|國藝會補助成果檔案庫
  • 檸檬,神秘之誤(物)|呂岱如|國藝會補助成果檔案庫
  • 檸檬,神秘之誤(物)|呂岱如|國藝會補助成果檔案庫
  • 檸檬,神秘之誤(物)|呂岱如|國藝會補助成果檔案庫
  • 檸檬,神秘之誤(物)|呂岱如|國藝會補助成果檔案庫
  • 檸檬,神秘之誤(物)|呂岱如|國藝會補助成果檔案庫
  • 檸檬,神秘之誤(物)|呂岱如|國藝會補助成果檔案庫
  • 檸檬,神秘之誤(物)|呂岱如|國藝會補助成果檔案庫
  • 檸檬,神秘之誤(物)|呂岱如|國藝會補助成果檔案庫
  • 檸檬,神秘之誤(物)|呂岱如|國藝會補助成果檔案庫
  • 檸檬,神秘之誤(物)|呂岱如|國藝會補助成果檔案庫
  • 檸檬,神秘之誤(物)|呂岱如|國藝會補助成果檔案庫
  • 檸檬,神秘之誤(物)|呂岱如|國藝會補助成果檔案庫
成果內容
成果摘要

本計畫「檸檬,神秘之誤(物)」的發起出自於對邊陲政治的關注,以及女性主義策展方法的綜合探索,希望透過展開一種反應自主性的內在邏輯與感知迴路的協作過程,去進行藝術的思辨和實踐:在觀點建立過程中去尋找一種文化、美學上與世界藝術史產生對應性的交流與呼應;在理解文化形塑的動態中,去看到超越區域政治框架以外一種另翼的連結與對話,透過對於邊陲性政治區域的藝術發展觀察借鏡思考自身的文化狀態;更進一步去重新考量今日世界在一種工業化、全球化過程中不斷生產、再製、形成世界新樣貌的狀態,以及其中藝術生產的意義與條件——在其政治意義的演變、機構批判的脈絡中,如何開轉新的策展氣象與突破,讓藝術在從無至有的過程中成為一種跨越時空文化、所有未知陌生之物其間的聯繫?

同時,這個計畫也是一個對於策展學的探索,企圖尋找一種陰性書寫之於策展的可能,對於現下藝術生產的經濟迴路、展演推展模式、雙年展模式等去提出具有反差、反觀的一種相對策展位置,其中所彰顯的政治性意義,以及考量策展實踐如何能夠擴及超越單一時空與作者的想像,在文明流動的歷史動態裡發展一種更開放的知識生產能動意義,是本計畫核心的一項工作前提。

而在駐地與研究的過程之中,我(呂岱如)也企圖將這個側重協作性過程的工作方法進一步的轉化作為這次策展策略,以此去對於展覽生產的狀態進行突破和批判的方案,反省當代藝術在全球的展覽生產模式,並企圖尋求一種超越性的工作方案,於是,整個策展計畫的一種工作執行方程式被定義出來:檸檬飄移行動=工作坊+記事/譜+展譜發展+事件與轉化

這個策展計畫本身成立和發酵轉化的過程,都將仰賴這種更為開放協作性的生產模式,將包含過程導向性的生產樣貌,發展對於感性關係描繪的展譜,透過更多層次的事件和轉化工作,讓策展和藝術的相互關係自然成為一種運動中的樣貌,同時作為其藝術性與政治性的策略。

為了發展前所未有的新的「展譜」策展敘事方案,我嘗試取徑偏向陰性書寫的方式來突破策展文學的當前發展現象,於是一種仰賴感性關係連結、語言結構更為多元和朝向解構與虛構的策略開始浮現,以此寫作方法,我開始了一項不斷重返這個群組內外相關的記憶拓樸書寫,目前已有部分文字草稿產出,作為後續策展計畫的藍圖。而我預計將朝向生產與編輯第一套「展譜」,作為本計畫下一個階段性的發表,這既是一個全新的展覽製作提案,自身也將成為檸檬策展飄移實踐中的一個關鍵發表環節。此出版品的製作與發行將是下一個階段的重要製作工程,對於未來展覽的想像,對於本譜被後續各種不同藝術家、策展人、舞蹈家、各類專業工作者,穿越時空限制去進行演奏、詮釋的可能種下暗示。

這次的策展研究計畫,和一種慣性常態的主題研究、委託創作路徑相當不同。其策展的工作方法、生產方式、書寫方式及傳播方式的想像都超越了既定的展覽生產輸出邏輯,而是不斷透過對話發展、過程反轉的方式去思考反省和拓展策展這個文化生產角色所能夠承擔和想像的工作責任與願景。在重新尋求如何在既有策展文化與藝術史的發展之上,建立一個明確的個人之於全球當代藝術策展脈絡與原創性角度,我也努力透過對於當代藝術家在不同區域脈絡中的發展進行發掘,考察個人對於特定藝術美學表現的興趣。整體研究工作過程中,我反覆思量藝術史形成與藝術運動如何演練的問題,對照自身投射出的策展願景與想像,著實為個人在策展專業生涯上,最大的一次思想躍進過程。

駐地在立陶宛、西班牙的經驗都對個人進一步深度認識一個內部政治多元繁異的歐洲現況有許多近身思考的介面,我也在這個機會裡大量參訪大小藝術機構與負責人,建立許多未來合作網絡連結。在西班牙也意外獲邀擔任Han Nefkens  Foundation,LOOP Barcelona and Fundaciò Mirò錄像獎的提名委員,有機會推選台灣藝術家參獎;在立陶宛與Rupert藝術中心建立和台北當代藝術中心的駐村合作,這類的延伸性收穫也深具實質交流意義。

顯示完整資訊
活動紀錄
相關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