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脈稍》

洪茲盈

成果內容
成果摘要

小說主要分兩條支線,一為近代不遠的未來「蘇菲亞一家三代女性」,另一條則為「貝德魯斯人」。

「貝德魯斯人」看似是遠古時代人類的雛形,事實上所謂「過去」,卻試圖映照出人類的未來。「蘇婷」和「張淑媛」是現代當下世界的女性,透過身處末日的「蘇菲亞」於末日方舟上回憶,看似是距今不遠的未來,實則以更宏觀的角度而言,所謂「未來」卻也都只是人類種種賣弄小聰明的過去。

貝德魯斯人的母體為「核」,透過主角邦格追尋「核」的過程,揭開世界運行之道理,與自身的位置;而「蘇菲亞」則是透過重新建構母親「蘇婷」的記憶,在孤獨無所依傍的末世中,尋找活著的意義。

小說中的兩條線均是透過追尋╱追憶「母親」(也可說是追尋生命起源)之方式提出疑問,並試圖以更全面觀看的角度,重新詮釋生命的更多可能。

顯示完整資訊
封面
內容摘錄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