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目二郎神

秀琴歌劇團

成果內容
成果摘要

近幾年劇團在努力提升自身技藝與藝術的同時,亦不斷地於民戲和公演戲中嘗試演出各類題材,開發各種可能性。年度大戲《阿育王》、《某飼尪大》、《歌仔新調–安平追想曲》等皆獲得某階段性的成功,劇團在這過程中不斷反思,有些大戲只能在現代劇場裡演出,因為所費不貲外,還得和各界團隊合作,在燈光、多媒體、舞美等多方面的烘托下,才有可能將戲完整呈現出來。是不是能回歸更多的技藝在演員身上?我們想以演員的表演取勝,尤其是讓劇團的金三角徹底發揮實際作用,《三目二郎神》便應運而生,尤其是團長張秀琴在這戲中一人分飾兩角,兩個個性全然不同的角色,對著秀琴團長是一大考驗,而且與金嗓小旦莊梅、全才演員米雪同時她們三人也有大量的唱腔表現;同時我們也希望培育新生代演員,所以後半段劇中戲份頗重的孫悟空便由張心怡飾演,小夏妹一角則由陳湣華飾演,希望透過這些演出磨練,能讓年輕一輩的演員技藝更上一層樓。

除了培育新生代演員之外,我們也希望為劇團增添製作群新血,所以這次劇本的編寫便交由劇團的行政總監,同時也是臺南大學國語文學系的專案助理教授洪瓊芳來負責,希望藉由她中文系出身的背景,以及沈浸在劇場中多年的經驗,為劇團寫出一部不太一樣的新戲,不是充滿野台味的,也不是「閻拚」的;音樂設計部分則交由長期和劇團合作的新生代樂師王琇誼小姐,她對於劇團每位演員的唱腔特質、音域高低有相當程度的了解,所以希冀藉由這次的合作讓劇團新戲的音樂風格有新穎且能發揮演員唱念特色的風味。

舞台設計亦由與劇團有多次合作經臉的李智翔先生負責,他特別針對外台演出場域及歌仔戲的美學特色進行設計,並從古典的舞台象徵手法尋求靈感,希望能以簡單的水墨畫構想與燈光搭配呈現神仙劇的靈動特質,並以幾塊石頭景片、帷幔和背景重新搭配組合,形成不同的空間意象,既經濟又能符合外台歌仔戲觀眾要求重色彩的意象。

導演工作則由米雪負責,她是劇團專屬的演員、編劇、導演,有非常豐富的編導演經驗,對於舞台場面與角色身段走位等劇場性概念十分嫻熟,也與演員們和製作群有相當的默契,能整體地構思規劃與整合各方面技術、排場、藝術,讓劇團演員的專長能被徹底發揮出來,劇團的製作能力也能被彰顯出來;加上這次執行製作由劇團的專屬行政李靜如負責,她跟劇團已有十數年的合作情誼,對製作流程和舞台監督有豐富的經檢,相信《三目二郎神》交由她執行製作能讓各部門皆各司其職,專心於自己的工作,不用擔心其他部分。


演出內容

小楊戩劈桃山欲救母,在黑暗中依舊不放棄劈山行動,但內心有很深的恐懼,此時天空出現一盞燈,驅走了小楊戩部分的恐懼。玉帝卻下旨,令「犯錯」劈山的小楊戩三魂七魄中的一魂一魄下凡歷劫,以作為懲戒。

楊戩一魂一魄先投胎為書生劉彥昌,某日登山採藥欲調養虛弱的自己,撞見夏谷族酋長之女小夏妹。原來小夏妹是來三聖母廟祈求聖母護祐夏谷族人渡過難關,因為他們無法按照二郎神要求將女媧煉石補天所餘之神石雕刻成二郎神神像,深怕二郎神因此降罪。小夏妹看到劉彥昌有些驚恐,誤以為二郎神聽到她對他的抱怨,因此匆匆奔離。當劉彥昌看到三聖母神像時,無比驚豔,因此題詩表情。三聖母原是生氣劉彥昌的戲謔言語和文字,但當她睜眼注視劉彥昌時,熱情奔放又似乎擁有非凡胎特質的劉彥昌讓聖母心動了,此時寶蓮燈亮起,三聖母企圖跟劉彥昌說明自己的身份,沒想到劉彥昌不畏神人相戀的可能阻隔和責罰,一往情深地向聖母求愛,神人相戀,但好景不長,劉彥昌病終,聖母產下一子沉香。

八歲的沉香不懂母親為何經常對著不亮的寶蓮燈流淚,心想是不是只要讓燈點亮,母親就會笑了?沉香的稚子真情讓三聖母又憶起劉彥昌對她的熾熱愛情,多相似的二人(其實沉香正是劉彥昌所投胎),三聖母對劉彥昌的愛,沉香對母親的愛,以及三聖母對沉香的愛,讓寶蓮燈再度亮起。這一亮,也讓刻意隱藏蹤跡的三聖母現了形,二郎神率領眾神兵神將和嘯天犬前來擒拿三聖母。三聖母恐沉香有失,以寶蓮燈護住沉香逃離,而自己卻因為失去寶蓮燈法器被二郎神壓於華山底下。

失去母親的小沉香,又被嘯天犬追逐,筋疲力盡的他看到夏谷族的神石,拚著最後一絲氣力躲在神石後,嘯天犬被神石靈驅走。夏妹發現小沉香,兩人互訴難題並相互安慰,沉香表示他一定可以找到比二郎神更厲害的神來制服二郎神,夏谷族也不用再怕因雕不出神像而被二郎神處罰,兩人想到齊天大聖孫悟空。

嘯天犬變化成齊天大聖,小沉香看到孫悟空,決定拜孫悟空為師,但喬裝成孫悟空的嘯天犬說要以神燈作為交換才行。小沉香不願意,嘯天犬便騙他說願意免費教授穿山劈石術,小沉香中計直接去撞山,結果昏厥。嘯天犬現出原形,正欲偷取寶蓮燈,並將沉香捉回覆命時,真正的孫悟空出現。他看穿沉香原是二郎神一魂所化,便欲好好捉弄二郎神一番。

嘯天犬向二郎神稟報因孫悟空的介入而讓沉香逃了,且夏谷族無法如期雕刻出二郎神神像,二郎神大怒。孫悟空此時來找二郎神,笑只有沒有自信的人才需要靠別人膜拜自己來增加信心,並揶揄諷刺他枉有三眼卻不識自己,二郎神不知孫悟空揶揄之外,其實是想試圖點化他。孫悟空見二郎神執迷不悟,便反過來幫助小沉香劈山救母,而二郎神看到捨命劈山的小沉香,心似乎有所感,彷彿看到以前的自己,此刻他才有些體悟,是對愛的質疑讓他魂魄不完整,當二郎神接受母親的愛情,真正甘心為母犧牲,縱使受到責罰都不畏時,燈人合一,二郎神的魂魄也全數歸位,他同沉香一起劈山,劈開壓在他心頭數百年的心石,三聖母從華山下走出,再登華山之峰,二郎神也淨化了他心中的執念,不用再想靠別人的膜拜背定,真正成神了。

 

顯示完整資訊
演出照片
演職人員簡介
相關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