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壞物》

成果內容
成果摘要

演出劇本以希臘悲劇《米蒂亞Medea》故事作為基礎,延伸進行劇本改編。米蒂亞是科奇斯島國的公主,也是女巫師(魔女),懂得使用許多黑魔法, 會調製靈藥、占卜與下毒。她愛上了來自希臘為取得金羊毛而與她父親作對的傑森,為了愛情,米蒂亞親手殺害自己的兄弟,私奔逃離自己的國家。來到希臘的米蒂亞為了幫助傑森得到王位,陸續 使出了狠毒的手段謀害傑森的敵人,然而他們終究不被傑森的祖國接受,而後又流亡到了科林斯,傑森厭倦了逃亡的生活,為了取得生存之地,他準備迎娶科林斯的公主。

在這次的演出中,由兩個演員分別飾演「魔神面的米蒂亞」以及「人性的米蒂亞」,「人性的米蒂亞」一角將在祭台似的銀色鏡面舞台裝置上對著象徵歌隊的觀眾傾訴她的計畫、抱怨她的痛苦,呈現她在為愛人殺害兄弟、為復仇殺害子女的掙扎和矛盾。當「人性的米蒂亞」一邊訴說、悲泣她的歌舞時,一旁在祭台的另一端,「魔神面的米蒂亞」將一面進食,透過進食表演展現米蒂亞受慾望驅使而逐漸成魔的歷程。在希臘悲劇中米蒂亞先不惜殺害親兄弟已成全自己的愛情,而後又殺害親兒來成全自己對丈夫的復仇,她前前後後的行為看似為了愛情,但在這次的作品中我們企圖從另一 個角度看待米蒂亞,也許米蒂亞愛的是自己,以女性自戀的方式來看待這個女人時,我們同時也反思在 愛情或是其他藉口(經濟、子女、求學、憂鬱症…等),作為人的我們給予了這個世界與他人多少起因自我的暴力殘忍。

在本演出的音樂設計部份,特別設計手風琴音樂並現場演奏,音樂不只是配合戲劇動作,在本劇中代表著「他者」的角色,外於米蒂亞的他者,可能是遠方宴會中的賓客,也可能是聽聞這些消息的女僕男僕,或是城堡裡的其他居民,它們代表著另一種聲音、一種旁觀的聲音。他們反射著米蒂亞濃烈的情戲,並與這樣的情感對話,映照出米蒂亞的小世界。

創作群導演:黃丞渝

演員:林曉函、張棉棉

現場樂手:張瀚中、Riecky

顯示完整資訊
精選片段
演出照片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