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狀暗影

朱宥勳

成果內容
成果摘要

在《球狀暗影》當中,我嘗試回到一個比較古典的戲劇模型裡,去寫一個發生在限定時空之內的故事。這種寫法本身並不新穎,但我認為在台灣的長篇小說當中長期被忽略,以至於給人一種台灣小說家放棄說故事的形象。我在這篇小說中重拾這種寫法,主要是著眼在文學作品與社會議題溝通的功能上——相較於跳躍的意識流或架構粗疏的家族史,這種寫法更能聚焦在一個問題意識,透過小說人物的困境與選擇,誘發讀者思考。藉此形式,我完成了十六萬字左右的小說,分成謝士臣和Fido兩條主要軸線,謝士臣代表的是職棒球員的掙扎與選擇,Fido則是職棒球迷從「圈外」試圖撼動「圈內」結構的努力。而同時,其餘角色也是相對於這兩大軸線存在的:張勝元對照了謝士臣的道德側面;林杏南是謝士臣所共舞的那個巨大結構代表;謝以倫則既對照了謝士臣道德狀態,也對照了Fido作為球迷的立場;張予欣最後的棄守對照了Fido的堅持……在有限的篇幅裡,我試著開展每一個角色面對「職棒簽賭」的態度和反應,也希望對此議題的省思,能夠映射到不管在台灣哪個領域裡,都共同具有的沈屙之上。

顯示完整資訊
封面
內容摘錄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