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媽媽是薛丁山》演出計畫

如果兒童劇團

成果內容
成果摘要

「如果兒童劇團」2016年全新製作大型舞台劇《我的媽媽是薛丁山》,這是兒童劇團第一次以歌仔戲劇團生活、台灣媽媽努力經營家庭為故事藍本,一部跨越語言和戲劇種類的兒童劇,將歌舞劇的熱鬧、兒童劇的溫馨、歌仔戲的文化一次呈現給大家!

唯有突破自我,才能創造經典

「如果兒童劇團」多年來創造了許多好看的兒童劇,以擅長的歌舞劇風格受到家長和小朋友喜愛,這次,做了一齣「兒童歌仔戲」,跌破大家眼鏡,很多人都問:為什麼要做這個戲? 《我的媽媽是薛丁山》這個故事,已經在趙自強心中醞釀了十年,小時候,聽不太懂台語,卻很喜歡看電視歌仔戲、廟口野台戲,所以,一直想創作一齣有歌仔戲元素的兒童劇。他知道:唯有突破自我,才能創造經典!

天兵天將幫忙,合力打造作品

為了編寫劇本,趙自強多次拜訪「明華園戲劇總團」陳勝福團長,聽他說從小在歌仔戲班長大的故事,結果,陳勝福團長慷慨的在各方面全力協助。第三代小生陳昭賢、小旦陳昭婷加入劇組,演出主要的「媽媽」一角,台灣歌仔戲第一小生孫翠鳳小姐更是在她繁忙的演出工作中,一直想要擠出時間來幫忙,可以看到兩個團隊在藝術上相知、相惜,不計名、也沒什麼利好算,就想合力完成一個好戲。

這次的藝術團隊,幾乎都是多年的合作夥伴——服裝設計蔡毓芬,即使在台灣、大陸到處跑這麼緊繃的檔期中,還是擠出時間來主持整個服裝的安排;舞台設計劉達倫花很多時間研究歌仔戲的典故,讓這齣戲更符合真正的事實;音樂設計鄧靜然本身對傳統戲曲和現代音樂揉合的能力,令人期待;舞蹈設計黃子轟安排整個畫面的調度跟肢體的表演;燈光設計趙中澄想要和我們一起完成一齣可以帶媽媽一起欣賞的兒童劇。

許多長期在戲曲領域中耕耘的老師們,更是義氣相挺。「一心戲劇團」執行長孫富叡,打造劇中多首歌仔戲歌詞;國立台灣戲曲學院歌仔戲學系陳孟亮主任設計戲曲編腔,還帶領老師和小朋友,就像天兵、天將一樣來幫助我們!邱秋惠老師編寫歌仔戲歌詞,在身段、唱腔方面給予指導;小朋友們更是天才,他們是真正花功夫投入在學習歌仔戲,看到他們,就好像可以預見下一個世代台灣劇場的黃金年代。

超越語言,土生土長的台灣文化

很多人都知道趙自強不會講台語,最初要做這個戲,他就想顧及聽不懂台語的小朋友,希望創造國語、台語雙聲帶觀眾都看得懂的故事。實際在排戲過程中,在他身上發生的很多國語翻台語的笑料都被編到劇情中,像是英勇的「大唐元帥」薛丁山,在他口裡卻變成「大腸元帥」……

這個戲裡面有相當古老的傳統歌仔戲,連孫翠鳳小姐都說這是非常古老的調子,阿公、阿嬤聽了一定也感到熟悉;有現代歌仔戲、電視歌仔戲、新編歌仔戲,還有國語歌仔戲!希望不只在台灣雙聲帶,未來還能帶到國外去,給聽不懂國語也聽不懂台語的人看,因為真正的好作品,是可以超越語言的。爸爸、媽媽都能帶小朋友聽國外的歌劇、妖怪手錶日文主題曲、高難度的韓文流行歌,為什麼不能聽歌仔戲?台灣能夠走到全世界的藝術作品,不是拼湊國外的文化,而是做出真正屬於台灣文化的東西。

雖然這次在票房上,似乎受到「語言」的影響,聽台語的觀眾怕不夠傳統,聽國語的爸爸、媽媽怕小朋友看不懂,趙自強一方面苦笑:「在台灣,要做傳統戲曲,果然比我們做一般兒童劇還難!」,一方面也安慰團員:「古往今來有很多經典作品在首演時,都在票房上不盡理想,或許票房不好,也可能成就經典……」

從台上到台下,歌仔戲送給孩子的禮物

為了完成《我的媽媽是薛丁山》,「如果兒童劇團」真的變成一個歌仔戲團,團員們就手邊的東西想辦法創造舞台、視覺效果,過去做過機械飛天、投影特效的兒童劇,這次要反璞歸真,學習歌仔戲從身邊找素材的精神,給現代小朋友新的體驗,不是透過購買,而是花腦筋,在生活中化腐朽為神奇。就像劇中的歌仔戲團,遇到天災、人禍,還是憑自己的智慧,團結在一起,突破難關。

這正是「如果兒童劇團」多年來的努力的軌跡,也是向「明華園」學習的歌仔戲精神,更是這次趙自強想在這個戲送給孩子們的禮物——希望每一個有夢想的小朋友都能擁有歌仔戲精神,遇到任何困難,想、想、想辦法,絕不停下腳步,總是那麼生猛有活力,在舞台上閃爍著!

正式首演之前,「如果兒童劇團」與「臺北市藝文推廣處」共同合辦公益場,邀請弱勢團體的孩子進劇場,這是「如果」對自己許下的承諾,每次大戲演出從不間斷,讓更多可能沒機會進劇場看戲的孩子,感受到戲劇的美好。

顯示完整資訊
精選片段
演出照片
文宣品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