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小說創作發表專案

周梅春

成果內容
成果摘要

周梅春《大海借路》創作簡介

《大海借路》是一部描寫南台灣女性自覺的長篇小說。

生活在台南青鯤鯓漁村少女潘阿秀,因為年輕,不自覺愛上一個年輕男子,單純的愛戀卻被喧染成諸多不名譽的指控,就此被狹隘的道德規範挾持,淪為高雄市鹽埕埔金采布莊老闆的細姨。

青鯤鯓是台灣最西端部落,原是一座孤島。民國25年左右當地聞人陳天賜集結鄉人力量在內海投擲咕咾石建構一條向大海借來的道路連結它與外界聲息。1950年,17歲的潘阿秀從這條向大海借來的道路走向另一塊向大海借來的土地──鹽埕埔,俗稱情色一條街的七賢三路住下來。

金采布莊老闆蘇金田誕生在日治時代受過良好教育,卻因為母親強勢支配,無法選擇自己所要的人生而遺憾終身。

所以,蘇金田最大願望就是讓兒子蘇哲依循自己意願,擁有一個不受任何人宰制的人生。

在他眼中,母親的行為太不可理喻,偏頗的盤踞在深處的觀念是一種自私行為。父親在那種牢不可破的氛圍一輩子做個無聲音的人,只因為他是被蘇家招贅的男人。蘇金田不想和父親一樣,從年少就極力想要擺脫身上的框架。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人生有這麼困難嗎?

終其一生,蘇金田並沒有擺脫母親加諸身上的框架,但是,他卻幫助來自漁村的潘阿秀找回自己人生,在還來得及醒悟的時刻。

天氣冷的關係,半夜兩個人總是靠在一起取暖,農村沒甚麼遮蔽物,寒風吹的呼呼響,從屋簷縫隙灌進來;從緊閉門窗撞進來,呼嘯的風很像怪獸在野地嘶吼。阿秀總是在半睡半醒當中緊緊摟住蘇金田。

這個晚上阿秀感覺一隻溫熱手在她的身體游移,慢慢游到她身體裡面,在胸口,輕輕揉捏;在小腹,慢慢往下移動。阿秀因為緊張氣息變的很沉重,他的一張臉,鬍子沒刮乾淨會刺人的臉整個貼上來,吻住阿秀微張呼氣的嘴。快窒息了!阿秀下意識掙扎著想要閃避。但能閃到哪裡去呢?她的身體,他的身體,已經交纏在一起。

成為金采布莊老闆細姨,為蘇家生下寶貝兒子,潘阿秀並未因此而富貴,反而深陷大老婆李金采無窮妒忌與恨意,那如鋪天蓋地而來的攻擊一波波,就快撐不下時蘇金田不斷鼓勵潘阿秀帶著兒子走出去;城市走踏,尋訪舊識。果然在短短一年時間將一個不識字鄉下女子磨出堅強獨立能在都市叢林生活的能力。

沒有人生下來就是壞人的好不好?做了壞事才會被當壞人看待。金采來自富裕家庭,她也想獲得婆婆疼愛丈夫憐惜,也想兒女成群子孫繞膝。到底哪個環節出錯,她竟變成一個丈夫眼中惡毒的工於算計的壞人!

因為不孕受盡折磨的李金采,年輕時與婆婆爭戰不休,婆婆去世,以為從此可以見到天日,偏偏──又來一個清純美麗的漁家女。叫她情何以堪!

十歲就進入蘇家幫傭的張阿滿和小學徒陳英同,是上天派來保護潘阿秀母子的嗎?但其實兩人的本質就是台灣本土最珍貴的元素──純樸、善良、堅持和愛。他們既遵循社會規範又常常忘我付出。

彼時被稱為黨外第一位縣長(1960年當選高雄縣縣長)住在高雄橋頭的余登發,從戰前到戰後一直固守在南台灣建立一個堅強的民主運動灘頭,站在浪頭上推動民主,不斷以選舉方式打敗一黨獨大的國民黨,他和他的戰友所累積的能量反映在選票上面讓執政黨不敢輕忽,同時帶動一群意識相同的人。阿哲跟玉芬魅惑於這股力量幾乎只要是黨外活動他們都不缺席。

「我們只是去聽演講。」阿哲總是這麼說。

孩子大了,書念得比誰都好;阿秀謹守丈夫生前叮嚀。不要勉強孩子做他不喜歡的事。那麼不該做的事呢?

1975年代,看盡鹽埕埔情色一條街從興盛逐步走向沒落,被改名為潘錦繡的潘阿秀,以自己能力開了一家海產店,不做「錦繡布莊」穿金戴銀的老闆娘,寧穿粗衣布服當「阿秀海產店」跑堂,其間心路歷程,也只有從大海借路走過來的阿秀自己心裡明白。

每個人都是自己的主人。

阿秀已經學會如何看待自己。想要過甚麼樣的生活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如果人生是孤獨的旅行,行走在這條向大海借來的道路,阿秀不會再讓自己因為錯過任何事情而後悔。

(2018年專案成果摘要)

顯示完整資訊
作品目錄
內容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