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潮
張放
2008
詩藝文
9789570379839
獲補助計畫作品簡介 / 創作心得

一九四九年夏,國共內戰進入高潮,八千多名山東流亡中學青年,從廣州搭船抵達澎湖,張小鳴體弱多病,被編為陸軍三十九師一等兵。因他列為政治嫌疑犯,精神苦悶,只得考進航海學校,改習海軍。那年軍艦赴菲修艦,他臨時被調話劇隊擔任司幕等雜務,實乃上級有意安排,以防該員潛逃中國大陸。

張小鳴因愛打籃球,被選為海光隊球員,且因品性正直,刻苦耐勞,深受教練馬達中校賞識、器重。可惜他和小鳴二人皆為政治嫌疑犯,無力升遷,只得提前脫離軍隊。張小鳴和舞女秋萍相識相戀,旋即結婚。秋萍原名謝月桂,為謝雪紅侄孫女,謝父在「二二八事件」犧牲。兩人同病相憐,愛情愈加濃厚。

張小鳴在高雄做過計程車司機、商船水手,後來和台東林景經營「正大茶莊」,同心協力,品質保障,因此生意興隆,大發利市。他們研發製造的「正大茶包」,行銷東南亞市場。

由於茶莊經營發達,張小鳴又開創「正大渡假村」關係事業,台灣南部風光優美,氣候溫和,適宜老人家居住,因此渡假村的建設日益進步,它吸收了廣大的海內外旅客。

秋萍不幸罹患肺癌病逝,給予張小鳴沉痛的打擊,他為了給秋萍的冤案平反,為了為馬達教練以及無數在白色恐怖籠罩下的海軍愛國青年平反,張小鳴在台東創辦了「春潮雜誌社」,徵求短小精悍的史料作品。由於史料珍貴、真實,出版之後立刻造成轟動。初版二千冊,搶購一空,只得加印一千冊,竟然也在兩週內賣完。這是證明民主自由的潮流,是任何力量也難以阻擋的。

張小鳴和編輯商量,澎湖山東流亡學校間諜冤案、海軍冤案、孫立人冤案,應該在客觀、理性原則下,作出平反。讓死者瞑目,真相大白。

《春潮》創刊初期,編輯有人提出請官場大老寫回憶錄,首先馬達中校反對。凡是大陸撤退來台官僚政客,見聞廣博,史實熟悉,乃是優點;但他們有病態心理,冷漠,怨恨,本地人是茫漠不曉的。

張小鳴堅決反對內幕性作品,即使挖掘中共領導階層瘡疤作品,也拒絕發表。他很固執,認為內幕性作品比武俠小說更有害處。

馬達獨生女馬訾,少女時期便愛慕張小鳴。如今水到渠成,兩人結婚。而且生了一對雙胞胎。馬訾時常提到「謝姐」,她認為秋萍若是活在如今,何等幸福!

那晚,張小鳴和馬訾參加馬達八十壽辰餐敘。喝茶時,馬達從書房取出一冊定名《桑榆餘墨》的回憶錄。謙虛地說:「小鳴,你幫我整理一下,看能否在《春潮》雜誌發表?」

馬達從一九四五年接八艦回國寫起,許多令人怵目驚心的祕史,聞所未聞,彌足珍貴。在回憶錄中,記述被害的海軍官校學生,在大陸撤退前後被殺害、沉海,以及關進牢獄處死者,均有記載。

同時,馬達也具體揭發桂永清將軍的主觀固執,致使官兵叛變。造成天人共憤的悲劇。

每值黃昏,張小鳴夫婦常和兒女海邊散步。回顧一生經歷,猶如春潮澎湃,如幻如夢,如詩如畫,他們沐浴在美麗夕陽餘暉中……。

張小鳴忘不了許多青年,不怕失業、不怕離婚、不怕坐牢、不怕放逐海外,為了爭取自由的解放,向威權者進行殊死的鬥爭。

這個青年從小夢想成為作家,東奔西走,最後一場空。但是卻牢記著詩人歌德的話:「從事文學的人,永遠不要脫離了時代和人民。」

 

作者其他獲補助作品
公告
2022/8/8
因網站系統需進行資料維護,本會所有網站將於8/8至8/11 晚間23時至次日上午8時暫停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