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全景 - 陶亞倫2016個展

陶亞倫

成果內容
成果摘要

創作理念:

虛擬實境大師麥克爾.海姆(Heim Michael)教授在「從介面到網路空間-虛擬實在的形而上學」(The Metaphysics of Virtual Reality)一文中說到:「未來世界也許不得不再次發掘一下非常古老的形而上學領域,但所用的開掘工具卻是電腦模擬的虛擬實境機器:出類拔萃的形而上學機器……」,「虛擬實在的本質最終也許不在技術而在藝術,也許是最高層次的藝術,它的最終承諾不是去控制、逃避或娛樂,而是去改變、去贖救我們對實在的知性。」虛擬實境藝術,創造了一個形上世界(理型)與現象世界(模仿理型)可以相互穿越的時空門,讓被當代哲學忽視的古老形上學,再一次的受到我們的關注。

我們觀察世界的技術已日新月異,而對於自我與欲望的認識也更加的深刻。人們對自我存在的探尋,已從自然世界、實體世界,漸漸轉移到虛擬世界之中,身體的感知活動也已從有限性的實體時空,流進無限想像的虛擬時空。在這個巨變的時代,是我們的身體與欲望,對於現實世界既有的教條、權力系統的反抗與逃逸,主動地將自我轉化為輕盈的虛擬身體,在充滿無限可能的虛擬時空中竄流,顛覆了實體世界的權力核心,同時也徹底解放了「時間」的維度。

當代藝術不再是追求真理,而是對生命全體的拯救。這是一個擬像的世界、造假的時 代,也是如保羅.維希留(Paul Virilio, 1932—)所說的「生來即死」的世界。藝術家創造的「真實」,其實是是一種全新的虛假的創造,以造假的內容與形式,來展現這個世界的虛假。造假的當代影像,皆是人為操縱下的數位程式運算的結果,我們創造出許多前所未有,嶄新的「現實影像」,也使人類的存有活動,從現象世界轉向,開始進入一個未知、虛擬、潛在的內在世界中。

「夢幻-影像」(Dream - Images)

世界並存著兩個影像系統,即一個是以我們的身體為核心的身體影像系統,另一個是身體之外的現實世界所構成的影像系統,兩者彼此交融成為整個世界。我們在沈睡的夢境中,上述這兩種影像系統,變得界線不清、曖昧不明了。夢境中的時空完全脫離了日常生活的身體經驗,夢中的時間是跳躍的,彼此之間沒有合理的邏輯,與必要的關係,它讓我們活在一個擬真的想像世界裡。在意識清楚的當下,我們可以經由身體的感知,將現實與記憶連結,現實影像與潛在影像都在一個可以辨識且規律的運動狀態下生成。然而,當我們在沉睡的夢中,一切完全改變,我們無法辨識出規律的時空景象。夢中身體知覺並非與外部世界絕對的隔離,而是在身體影像系統與身體之外的影像系統間漫遊,時間是完全自由的。

在意識清醒的時刻,我們受到物質性身體的限制,僅能從單一位置、單一視角來觀看現實世界。但在夢境之中視點是自由的,我們的視角可以擺脫物質性身體的限制,眼睛可飄移到不同的高度、身體可以穿梭到不同的時空,來觀看全方位立體的全景時空,如同擁有了精靈般身體與自由。我們可以是夢境中的主角,整個夢境時空皆以我為中心,環繞著我,受我驅使或讓我深陷其中。我們也可以是夢境中的旁觀者或隱身者,觀察與感受多維度的時空變化。夢中的視角在主角與旁觀者之間自由的飄移與轉換,形成了一種「全景視角」(Panoramic View)與時間全景(Time Panorama)。

「時間全景」虛擬實境藝術作品,是一種嶄新的「現實影像」,一種直接的時間,它是被具體化的「夢幻-影像」(Dream - Images),擁有「夢幻-影像」一切的樣貌與特徵,它不需要顧慮時空的真實與否,也不用顧慮其中事物生成與變化的邏輯,它不僅僅是形成「現實影像」與記憶中的「虛擬影像」,所構成的最小循環(即晶體-影像Cristal-image),更是一個超級變形循環,是當代最具有威力的影像。「夢境」同時具有身體外部與內部的感知作用,但意識無法控制夢境的生成,也無法支配身體採取相對應的運動。在「夢境」中我們從記憶中所召喚的「虛擬影像」,是不明確、不規則的,時空與影像是不斷的變形、扭曲的,因此「虛擬影像」 無法完成對焦的動作,而且這個的焦點時而清楚、時而模糊,因此,「夢境」是現在對過去記憶,進行全面且沒有規律的調動。

「夢幻影像」(Dream - Images)帶給我們的震撼是一個無法辨識的時間、無法看清的循環關係,與忽隱忽現的複雜記憶,以及不穩定的巨大時空,這種「超級變形循環」,讓我們有如擁有法術一般,能改變一切事物並超越時空,因此,在「夢幻-影像」中,時間擁有最深層的自由。

時間全景(Time Panorama)與時間的自由,隱藏在「夢幻-影像」(Dream - Images)之中, 時間全景即是一種「綿延」(durèe)。「綿延」是我們內在意識中時間流動的狀態,來自於生命最底層的衝動,是真正的時間、最深層的自我、最自由的自我,或者說是「自我」與「主體」 意識的消失,因此對「綿延」的探討,即是對人「存在」的探討。我們所感知的時間並非物理、邏輯性的線性時間,而是過去、現在、未來的同時在當下展開且相互交融的,因此我們感知的時間是自我內在意識流動的時間,是自我生命在「綿延」中不斷自我創造與變化的過程。真正的自由,無法在物質性的現實世界中獲得,唯有在進入「綿延」、進入深層的意識深處中獲得。

世界即是「意識」的投影場

「現實」為何?現實乃是建立在我們意念的基礎上,我們的意念如蜘蛛結網一般,身體與知覺漸漸擴延到外部,慢慢地建構了整個世界、整個宇宙。我們無法想像沒有了意識行為,眼前這個宇宙將如何存在,正是因為我們從「自我意識」出發,從與我有關的事物開始觀察、認識,而漸漸形成了這個世界。哪裡是我們能觀察到的地方,意識便能擴延到該處,在自然世界如此,在人類內心世界,亦是如此,我們的身體,以及我們所處的世界,即是一個巨大的意識投影場。

「現實」世界乃是符號(Symbolic)和想像(Imaginary)的相映與融合而成。從精神分析的角度看來,「現實」並不一定是真實的,現實世界乃是幻相所建構而成的,我們的意識建構了這個幻相,遮蔽了原本存在的世界,使這個幻相讓我們的意識有了「現實」感。這個實在的世界,被意識建構的幻相所遮蔽的過程,即是一切事物被人工化、符號化的過程,透過一個純粹、抽象的轉化形式,發展成為我們眼前的城市文明與社會現實。我們似乎只有通過符號與擬像的路徑,通過幻相的投影世界,才能得到「現實」,如果人沒有符號與擬像的指引,人們會完全失去了現實感,意識將陷入一片虛無的廢墟之中。

尼采(Friedrich Wilhelm Nietzsche)認為藝術本身就是一個虛構的幻相,只是藝術用幻想來表現幻相,進而揭露了幻相,所以藝術有了複雜的內涵,它本身是虛構的,卻又揭發的一切虛構的幻相,成為了唯一的真理。我們生活在這著個虛假的世界中,藝術創造了時間的幻相,同時也揭發了時間的幻相,「時間」不過就是不斷的生成與幻滅,讓我們的生命落入了「永劫回歸」(eternal recurrence) 之中。

我們對外在世界的認識,都來自於主觀的自我意識的投射,世界沒有絕對客觀與永恒不變的物質世界存在。每個人所體驗到的自我、思想、情感,都是意識上的視覺幻相,這種幻相就像一座監獄,將我們幽禁在我們的慾望所創造的世界裏,而這世界只是一個幻相,它是一個巨大而細節豐富的全景影像。

時間全景,即是「欲望」的全景

事物的變化就是時間嗎?時間可以度量嗎?假設這世界上一切事物皆靜止不動了,時間還能存在嗎?若一切靜止,則一切事物保持原貌,我們無法體察生命的生、老、病、死,無法認識「綿延」,理應無法感知時間。所以「時間」即是在我們觀察事物的變動中產生的,事物的變動是由我們藉由身體感知而來,進而將感知內化於我們的意識之中,當我們起心動念之時,「時間」隨即生成,因此「心念」即是一種決定性的「變動」、是一切「時間」的根本。

倘若「心念」沒有變動,因此過去、現在、未來便無法生成與展開,時間也就不存在了。假使、過去心可得,現在心可得,未來心可得,心念產生這三種變動,則過去、現在、未來便開始生成,時間因此而展開。因此,「時間」的生成與消失,完全取決於「心念」的變動與靜止。

而什麼是「過去」、「現在」、「未來」真實的樣貌呢?它們事實上是一種連續不斷生成的「心念」,即是「心念的變動」,一個心念接著一個心念一直生起。當下產生心念,這個心念即是「現在」;剛消失的心念即是「過去」;即將要生成的心念就是「未來」,「時間」隨著心念的持續的生成而擴延。因此,「時間全景」即是內心世界的全景,我們內心欲望最原始的樣貌。

顯示完整資訊
作品展示
文宣品
相關成果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