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說書人—我的嘛吉獄友馬克廖.添丁》劇本創作計畫

詹俊傑

成果內容
成果摘要

一個很魯的父親,鎮日守著一家小雜貨店,一個瘋了的妻子,還有一個其實不是自己親生的兒子,他的小日子會是怎樣光景?

午睡時刻,不識什麼字的雜貨店老闆王添財,要給兒子說故事,他想起廣播裡熱愛的吳樂天講古,天花亂墜閒扯淡,一下子八七水災英勇救人如潛水蛟龍,一下子紅葉少棒隊他身在觀眾席奮力大喊加油扭轉頹勢,小兒子眼睛亮了亮,覺得爸爸,啊,真是個英雄。

《白色說書人》的書寫,幾乎就是在這樣床畔守護的美麗時光裡開展。

我撿拾紀錄片《就是那個聲音》裡,拍攝講台語活靈活現的王持人吳樂天身影,這個曾經賣壯陽藥身家五億的地下廣播電台之王,還有,他那最為人熟知的廖添丁講古,信手拈來,一則鄉野義賊的傳說故事,在他嘴裡翻出了橫跨一整個世代的史詩格局。飛簷走壁、變裝易容的廖添丁,槍法奇準,永遠能從日本警察的追捕當中脫逃,映射出那個年代不能言說的時代壓抑,猶如英國作家喬治.歐威爾(George Orwell)的小說《一九八四》,永遠虎視眈眈的老大哥,而說故事與聽故事,成了我們能夠短暫自由翱翔的時刻。

王添財給小兒子講的床邊傳奇,一尊路邊買來的廖添丁布袋戲偶成了主角,綠野仙蹤般,去了龍宮取定海神針、上了景陽崗打起老虎、入了火焰山要借芭蕉扇,行走在林沖夜奔的路上,一轉身,廖添丁最愛的女人潘金蓮,正靜靜地,坐在鏡前梳妝畫眉,可望而不可得,英雄無限寂寞。

小兒子要到很大以後,才能真正明白這些故事背後的故事。

當他的父親開始失智,那些被禁錮的祕密再也關不住,跑了出來,小兒子赫然發現虛實交雜的床畔故事,隱含了父親的寂寥一生,還有,他面對巨大惡意襲來時,內心動搖的私心與懊悔。

《白色說書人》的故事底層,我們觸及了白色恐怖年代的人們,不僅僅是受害者與壓迫者,還有更深一層的,關於忌妒、關於背叛,關於我這一生平凡如蟻,我卻希望你能回頭看見並好好愛我的心聲。

作為編劇,我鍾愛這個小人物王添財,他的猥瑣、善良、市儈、溫柔、軟弱,都如同真實的人一般,棲身在你我之間,對生命有小小的渴望,期許自己是個英雄,卻終究掉在如爛泥般的生活裡,徹頭徹尾的失敗。

小兒子要在爸爸死了以後,恍惚才能參透,在那個兒時床邊,當爸爸帥氣甩弄戲偶廖添丁的時候,有一雙惘惘然不可見,巨大的手,也在操弄著他的命運,讓他如戲偶般,就這樣走完了一生。

舞台劇《白色說書人》,是一個關於布袋戲的故事,關於說書人的故事,關於你我的故事。

2017.10.10編劇詹傑

顯示完整資訊
作品目錄
內容摘錄
成果追蹤
相關成果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