両両製造聚團 2017《両伴》

両両製造聚團

成果內容
成果摘要

2017年,両両將製造將編導吳維緯的兩個劇場小品,台北藝穗節獲劇評極高評價的《賣鬧》及衛武營藝術祭Showcase單元裡令人驚艷的《縮時攝影》,兩作重新結構,以《両伴》為製作名稱,正式開啟両両製造OFF系列大力鬧翻劇場,帶給觀眾一次看兩戲的過癮感受。

両伴這次是上下半場各約35分鐘內的「小」演出,上半場的「賣鬧」,鬧的是一種人生短打的感想,上學途中,看見小孩不小心跌倒,媽媽數落,走在路上,看見小丑扮演摔倒,觀眾笑了,回到家看見電視上演立院扭打的摔倒,每個人義憤填膺,彷彿,這是一件攸關未來的事,而過了不久後的未來,這些鬧事的摔,好像,也不是摔了。演出中刻意安排男女像是擁有一種關係,關係裡好像有相遇,好像有離開,好像有過程,這一切,都像那個摔,最終會如同圓一樣的回歸,或繼續繞,所以這短短的時刻裡,或許可以說,一切恢復原狀。再把旅行與其相襯,租屋與其相襯,這些短暫的,都會離開,都會再回來,然後扎扎實實繞圈。

下半場是「縮時攝影」,那是有天在電視上看見回顧319槍擊案,我隨意的google暗殺、子彈、台灣三字,出現了戲裡所講的那三次子彈飛越,突然,腦還裡有一個畫面,子彈持續飛越台灣的過去與未來,突然,看見殖民、看見佔領、看見我們如同國王的新衣一樣,看不見事實,你問我,什麼是事實?我只能向戲裡面說的那句話回答「我們只有對錯與黑白,我們沒有申論題」,那天,在駁二看了香港一個劇團的演出,裡面有一句話是這樣的「他們花了一輩子逃離了共產黨,最後,共產黨卻離他們最近,他們的一生,只是徒勞。」這句好清晰直白的話讓我再度冒出子彈的畫面,我們讓子彈飛,答案會在煙消雲散後出現,吧。

小品,是導演在閱讀短篇文類中獲取的感受。

両両製造在高雄於2016年發表的第一個演出製作為Baby Theater系列《我們需要一朵花》,也持續在不同地點演出此作,但両両製造的定位並非是專門以嬰幼兒或兒童為主的表演團隊,我們規劃了《両伴》這樣一個當代的戲劇演出,而劇本更是由導演親手編寫,討論人生中的各樣情緒百態,也討論跟台灣現況有關的歷史。一次演兩戲,其實也是表演團隊少有的安排,一輕一重的配搭,看得觀眾大呼過癮且盡興。

在舞台的設計上,同時也讓正港呈現不同的樣貌,透過簡單的拉簾,重新框出舞台空間與色調,也讓舞台空間能在兩戲之間扮演獨特又能融合兩場演出的氛圍;而服裝設計,從兩齣戲在第一版的呈現就已經有合作的經驗,為了讓兩個小品各自有其色調上的重點,透過幾何線條與黑白色調,讓上下半場更是在視覺經驗上有了不同的詮釋。燈光上,因應了拉簾的設計,使用了日光燈光,讓整體演出在寫實與抽象之間,也在不同燈源與色溫的差異之下,多了更多的想像。

而《両伴》無意中促成的,則是高雄幾個小劇團的協力,包含了白開水劇團、大事件劇場、老男孩劇團和両両製造的合作,大事件與老男孩劇團的兩位導演林羣翊及陳御弼,難得地在劇場演出;每個團隊之間雖都認識,但要真正能夠攜手合作實在需要機會,而這次機會,我們把握住了。

顯示完整資訊
精選片段
演出照片
演職人員簡介
文宣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