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夜譚

明珠女子歌劇團

成果內容
成果摘要

《南方夜譚》取材自國姓爺鄭成功家族史,全劇以詼諧狂想的時空交錯方式,層層剝開沉重糾葛的鄭氏家變,透過虛構的幽靈事件,不僅調節全劇氣氛,迅速轉換時空、加快敘事節奏,更進一步用滑稽、諷刺性的言語發人深省,原本單純欲找出生世疑慮,卻因遊戲規則必須解開國太難以言喻的家變衝擊,以歡喜心境直指悲慟真相,相異時空的雙方皆從逃避、面對到放下,最終解脫迷惘罣礙。

本劇以旦角國太(暗喻「國姓爺之妻」董氏)為主述觀點,親身經歷兩代家變,一身扛起家族支柱,堅忍外表下的內心卻是充滿不安與迷惘,心理衝擊巨大且情感深沉,年紀在五十多歲的國太身分與三十多歲的青壯年之間往返,甚具突破性與挑戰性;生角少主(暗喻「國姓爺之孫」鄭克臧)性格剛毅,頗有國姓爺之風範,然而飛揚外表下的內心卻是積進浮躁,躍躍欲試掌理國政又深恐伯叔輩的反動,激烈的情緒與身段動作甚具提昇力量,至於國主(暗喻「國姓爺之子」鄭經)則是優柔寡斷、情感豐富、寄情詩酒,一生無法背負一國重任,灑脫外表下的內心卻是意志消沉,需具內斂演技才得以發揮;花旦女鬼和囝仔生少年鬼這兩位「靈魂人物」,插科打諢、穿梭敘事,甚至隨機扮演,具備掌控全劇節奏重任,再加上膽小通靈的總管及事件關主的判官,運思微妙、翻新出奇,身世事件串聯浮現家變真相,足以讓其發揮畫龍點睛的舞台魅力。

本計畫再度邀請熟稔現代戲劇舞台與外台歌仔戲的傅裕惠導演跨刀合作,傅導演擅長抓住外台歌仔戲觀眾的專注與期待,以豐富創意的精神遊走傳統與現代舞台;編劇林建華長年浸淫在傳統戲曲的編寫,亦有參與音樂劇創作的經驗,深厚精緻的功力絕對帶給本團更多元的創作內涵,兩位編導的合作勢必擦出驚喜火花。本團專職音樂設計李忠和創作功力信手捻來,曲風多元貼切,從小處著眼讓觀眾嘆為觀止,精而美的排場卻有將氣十足的氣派。再加上本團擁有豐富經驗的專職執行製作及專業舞台人才的編制,彼此磨合,互相激盪,合力創作,完善掌握專案製作精神及進度,全力突破創作層次,以狂想創意的熱情點亮外台歌仔戲的表演新風格。


演出內容

滿腹冤屈的女鬼流連黃泉路,陰陽師傳來陣陣叮囑:怨氣愈重,愈想見的人就愈看不見妳。女鬼驚慌而逃。

國太壽宴,總管回來欲向國太稟報國主敗戰消息,卻因通靈體質語無倫次,眾人作罷。女鬼、少年鬼初遇,欲找總管代為申冤,陰陽師從中攔阻,心生憐憫,將女鬼變為歡喜鬼,寬限回陽一趟,再次叮囑:若是怨氣未消,愈想見的人就愈看不見妳。國太傳喚總管,盤問為何壽宴神色怪異,總管轉述身旁女鬼冤情,但因為怨氣過重,國太看不見女鬼,反而斥責總管。

國主敗戰回來,意志消沉,欲傳位於太子,太子卻是飛揚浮躁,躍躍欲試,二公爺心生不滿。女鬼要求總管再次安排見國太,總管說起國主有意傳位於太子,國主的弟弟們卻因利益問題,打算捏造傳聞說太子並非國主親生子。女鬼聞言非常激動,連說帶演向總管敘述十八年前的秘辛:女鬼即是國主十八年前私情的對象,當年生下一名男嬰,卻惹得身在彼岸的先王大怒!先王傳令欲殺國太與國主,國太抗命,僅殺該女子與男嬰覆命,先王因而怒急病亡,國太與國主得以不死,男嬰究竟是否曾被以替身取代則不得而知。女鬼在演述往事的過程中營造國太與國主形體,總管亦加入扮演先王,不料先王鬼魂竟真的附身在具有通靈體質的總管身上,女鬼驚嚇逃離,先王鬼魂則大肆抒發怨怒,陰陽師出面與先王鬼魂協議,請先王陰魂安息。

太子初掌國政,太子妃則暗自擔心叔叔們恐非易與之輩,亦擔心國太與國主面對此事態度。國主形容憔悴,女鬼出現與國主見面,國主吟詩,女鬼因此得知國主臨死前最在乎的仍是她,心滿意足,再無憾恨。陰陽師帶領國主走上黃泉路,少年鬼則仍然執著於身世之謎,未能釋懷。太子妃懷孕,太子興奮地欲告知國太,二公爺計謀叛變,造謠生事,國太斥責不得誣蔑太子身世,雙方不歡而散。

二公爺逼迫太子讓位不成,刺殺太子,少年鬼撞見卻無能為力救助,太子滿懷怨恨隨少年鬼離去。總管稟報太子遇刺身亡,查明原因竟是骨肉相殘,國太震驚不已,太子妃前來質問國太為何置太子於死地?國太請求太子妃安心將胎兒生下,她將全力養育長大。太子妃回覆:太子七尺之軀尚且不能自保,何況襁褓嬰兒?國太心情沉重,陷入深沉的回憶,回顧兩代家變與數十年的征戰死亡,非常傷心。總管又上,傳遞最最悲傷的消息:懷孕的太子妃竟然自殺了,一屍兩命!二公爺趁勢脅迫國太退位,女鬼和少年鬼出現解危,怨氣已經解消,反過來安慰國太,解脫痛苦,放下心中結,接納彼此,歡喜面對。

顯示完整資訊
演出照片
演職人員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