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春天戲水

台南人劇團

成果內容
成果摘要

《海海人生》

海之所以為海,就是不可能總是平靜總是藍,海海人生之所以為海海人生,就是要有瘋狂噴笑也要有淚眼鼻酸酸。

故事的開始就從一樁又近又遠的死亡開始,一個對她如同收音機、助聽器、點字譜,如同無線網路般存在的人死翹翹了,俗語說,沒有網路線就沒有生命線,灑脫的海海該如何繼續面對人生呢?在被生活推著往前走著的同時,海海開始了自己的公路小電影,在這趟不足為奇的路程中,遇見的奇形怪狀的人們,有的宅宅歪歪,有的廢廢魯魯,有的像傑尼斯偶像一樣背著溫暖的重重偶包,有的斥責她大聲放屁。

就在她左衝右突瞻前顧後,穿梭在生命的小徑與懸崖之間時,她似乎越來越接近心中的那片海,更接近自己的名字,成為一片廣袤的不要不要的無盡寬闊的海。故事從一位患有閱讀障礙的女生收到一封失聯已久的友人的信展開,從此踏上了尋找適合的閱信人選的旅途,進而在過程中逐漸解開沉積內心已久的結,以全新的角度看待世界,學會了放下而能得自由。

《夜鶯之戀》

「如果一個族群遭到禁聲,如果一個文化失去它的語言,它將不再温柔。你將失去你的鄉間、你的根源,也因為文化本質上關乎言語,你也將失去你的歷史。我懼怕強制禁聲。禁聲延伸暴力。」—沃騰貝克

有關本劇作

《夜鶯之戀》原是皇家莎士比亞劇團(Royal Shakespeare Company)委託沃騰貝克(Timberlake Wertenbaker)的創作,於1989年在史特拉福(Stratford)的「另一處(The Other Place)」劇場首演。本劇利用戲劇作為救贖的手法獲得諸多讚譽。有劇評稱本劇為「結合極具生命力的敘事、強而有力的作品」、「一齣包準讓觀眾看得目不轉晴的作品…為遭侵犯的年代發聲的生猛神話」。

乍看之下,本劇是透過經典文本的重新詮釋來探討女性社會地位的現世寓言,尤其當實際的無語取代了比喻式的無語,其象徵意味更顯強烈。然而,將《夜鶯之戀》單純視為一女性主義式寓言則未免顯得格局過小,因為細讀之後則會發現,本劇想要探討的主題其實更為廣泛且深層—實際上本劇關注的是暴力之下禁聲。消音的行動,例如,將夜鶯的舌頭割下的舉動對於它的身份認同有什麼影響。

本劇改編古希臘神語。當今有許多關於古希臘的資訊,像是數人認為它是西方文明的根基;西方哲學與政治的超源;柏拉圖、蘇格拉底、荷馬、索福克里斯等無數藝術家與哲學家的搖籃。然而,菲洛梅拉(Philomele)的故事對於古希臘人來說是神語,是遠古歷史了,但因為這則神話超脫時空的特性,使得它更容易被改編。柏拉圖曾說 「既然我們無法取得遠古時期的真相,不如盡可能地將虛構貼近真相」,劇作家沃騰貝克便是依循這樣的哲學,結合現代語言來討論當代議題。從索福克里斯到奧維德,從莎士比亞到沃騰貝克,不同世代的作家都曾為了創作而重新調整原始素材。從《夜鶯之戀》當中,我們看見的是透過細膩的改編,讓希臘神話成功承載壓迫與暴力等現代主題。

顯示完整資訊
精選片段
演出照片
演職人員簡介
文宣品
新聞稿
相關成果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