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妖之鑑

耳東劇團

成果內容
成果摘要

結合流行音樂資源,帶動更多人走入劇場

耳東劇團由陳鎮川、陳汗青、陳曉潔三人所共同創立,早在成團之初即思考如何結合劇場與流行音樂資源帶動更多人可以走入劇場。這次首部作品《服妖之鑑》就匯集包含編劇簡莉穎、演員謝盈萱、Fa等台灣劇場的頂尖陣容,一口氣於水源劇場連續進行12場的演出。陳鎮川表示,自己身邊的朋友大多會認為劇場很有距離,常常因為看不懂而放棄欣賞。「我希望我可以擔任一個翻譯者,讓一般人不要把劇場當成一種高門檻,可以像是聽音樂或看演唱會一樣的享受這個過程。」因此在彩排場後,陳鎮川即開始擔任聯絡人的角色,在劇組公關宣傳的全力配合下,邀請非劇場領域的貴賓與媒體,期待藉由這些人的人際網絡,傳遞演出資訊帶動票房,吸引更多人能夠走入劇場。而《服妖之鑑》更在首演周完成的五天內,售出剩下的一千六百多張票,達到創團作品12場逾四千六百多位觀眾的佳績。這也再度驗證了台灣劇場不容忽視的觀眾潛力,以及作品如何透過長銷式演出規劃,利用口碑行銷來開發市場的可能性。

以服妖一說,打破亙古的性別議題

近年來持續關注不同文化議題的編劇簡莉穎,在《服妖之鑑》以中國古代的「服妖」一說,作為這次命題核心。服妖者,是指穿著不合時宜的服飾,包含女扮男裝,穿著不合身份地位的衣服,都可能被咎責為亂象的禍源。對許多觀眾而言,《服妖之鑑》是一個後座力極強的作品,故事中說的是每一個人都會經歷的,與自己對話的過程。劇中有著三世情緣的人物,無論在戒嚴時期、明代與現代都在尋找自己的模樣。而耳東劇團希望劇中人物的這份勇敢,可以帶給正在現實這面鏡子前遲疑的一些人力量。而這也是自古以來,每個人皆存在的性別與自我認同提問。劇場女神謝盈萱這次首度在劇場扮演男性角色,一名有著扮裝嗜好的男性特務。故事從他渴望擁有一支自己的口紅開始,卻沒想到這樣的喜好,成為在那個時代背景下政敵攻擊的最大武器。在經過《服妖之鑑》的時空旅程,觀眾會發現,有時候人們會將那些美到讓人無法直視的未知事物,也稱之為妖。

以劇場為創作平台,開啟新的合作模式

耳東劇團雖然以製作群為核心,但本次《服妖之鑑》經過製作人陳汗青三年多的規劃,邀請最適合本次作品的演職人員共同參與創作。同時,有鑑於台灣有許多才華洋溢的藝術創作者,但未必都有隸屬於自己的劇團,因此耳東劇團也企圖開啟一個不同以往的創作模式,每次重新招募適合的演出專案團隊,並提供這些年輕人豐富的行政與創作資源,提供這批創作者高度自由的發揮空間,卻又不干涉主導創作。同時,藉由這次《服妖之鑑》的演出,也成功吸引了來自電視、電影、音樂、美術等不同領域工作者的目光,陸續詢問未來合作的可能性。耳東劇團未來也將陸續尋找台灣各地有潛力的藝術創作者,連結劇場與劇場外的資源,並提供合適的命題與企劃,作為與創作者共同成長前進的平台角色,繼續尋找更多新鮮有趣的創作可能。

顯示完整資訊
演出照片
演職人員簡介
文宣品
新聞稿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