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下半年度布拉瑞揚舞團新製作演出《漂亮漂亮》計畫

布拉瑞揚舞團

成果內容
成果摘要

一進場,對觀眾席上的彩虹帆布,印象深刻。舞臺上也以藍白帆布佈置,反應台灣平民百姓熟悉的臨時卻實際的遮蓋物。舞者們接著穿著色彩繽紛的休閒衫與褲子及工人雨鞋進場,再度延續勞動階級的身分與氛圍。

當表演者開始與帆布起舞,有的如阿美舞者曾志浩Ponay將帆布圍繞身體,搔首弄姿,彷彿一場服裝秀;也有舞者們拉起籠罩舞臺的大塊帆布角落起跑,在雲門的劇場演出,立即跟雲門《薪傳》的經典「渡海」段落相呼應,熟悉的觀眾們,當下發出了會心一笑。

當李建常設計的燈光轉暗,或許想呈現夜空下的海邊場景,或為了遮掩裸體的男舞者們近距離的演出,但首演場光線太暗,幾乎連舞者的剪影都難以看清,非常可惜。畢竟,跳雙人段落的是北藝大舞蹈系畢業的優秀舞者許庭瑋與周堉睿,舞臺上揮灑的線條,只能隱約略見,獨舞時的黃韋捷更昏暗。聽說首演後有資深觀眾跟藝術總監反應,希望後幾場有改善。

結尾段落,恢復原住民印象中的樂觀天性。仍在北藝大舞蹈系就讀的排灣族舞者Aulu高旻辰,在台灣民間戶外辦桌常見的大紅圓桌上,踩著高跟鞋,由其他舞者們舉起桌子,盡情歌舞,「笑」果十足,延績布拉創團以來,透過自我調侃著一般觀眾對原住民刻板印象之手法,以輕鬆的方式,持續探討這些社會上嚴肅的議題。

這支全場約60分鐘的作品,或許由清一色的男舞者擔綱演出,其中幾位又刻意以陰柔的姿態扮演女性化的角色,傳遞出多元性向或同志的解讀。這也是這支舞作隱藏在原住民議題之外的另一層身分認同的探索。

顯示完整資訊
演出照片
演職人員簡介
文宣品
新聞稿
延伸閱讀